一名男子今年40岁,有一个10岁的儿子,有一个不爱的妻子,还在服用精神病医生开的“bolexin”。虽然我吃了一年多的药,我仍然认为我的药不能解决我的思想问题。我对任何事情都很着急。我现在不能一边工作一边失去社交功能。任何工作都使他焦虑,不能持久。通过交流,我了解到他小时候在父亲的严格管教下,害怕与陌生人接触。他不敢在重大问题上作出决定。现在他对做任何事都不感兴趣。他觉得被世界抛弃了。他经常无缘无故地紧张。没有人能理解他,常常有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。

继续阅读相关文章